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雄獅 A lion has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日志

 
 
关于我

国籍:中国四川成都 工作之地:中外 個人愛好:寫作,評論 军事,音樂 Lieu de naissance: Chengdu, Chine Institutions connexes: la terre des cadres étrangers: chinois et étrangers Loisirs particuliers: l'écriture, des critiques, la musique, la danse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正以和平的名义接近战争吗?  

2015-05-28 23:25:03|  分类: 历史上的今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凯迪社区 陶短房

 

日本正以和平的名义接近战争吗? - 吉祥爺J.X - 睡醒的雄獅 A lion has awa

 

 

KCIS观察:安倍推动“解禁”,强调“日本二战受害说”,似更反映其本人的政治色彩和主张。但今天的日本毕竟不是70多年前的日本,既没有大规模实施海外军事干预的能力,更没有这样做的社会基础。日本国民对“正常国家化”的概念有一定认同感,也乐见日本国际地位的提高,但并没有多少人愿意为此去冒接近战争的风险。


     日本:以和平的名义接近战争?
     5月26日,日本众议院正式开始审议安倍内阁于14日通过并提交的“新安保法案”,由于执政党自民党-公明党联盟在两院均占过半席位,这一法案的闯关几乎毫无悬念。
    所谓“新安保法案”实际上是一个俗称、泛称,它是由《国际和平支援法案》及《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构成,而后者又由《周边事态法》、《武力攻击事态法》多达十项法案构成。
    根据《国际和平支援法案》,日本自卫队可以“国际和平支援使命”为由,为多国军队提供支援;而根据一系列《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日本自卫队可以“实行极为有限的集体自卫权”,前提是日本处于“明显存在威胁到日本生存的危险”。
    14日当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专门举行记者招待会,强调“新安保法案”规定了“严格的制动措施”,所能行使的集体自卫权是“极为有限的”,日本“专守防卫”的立场并未改变。但综观整个“新安保法案”内容,即将赋予日本自卫队的“极为有限的”集体自卫权,实际上超过了自中曾根康弘内阁以来几乎每一个曾被放在台面上讨论的“解禁”方案。
    以往的集体自卫权“解禁”版本,通常总会加上“日本周边有事”的限定词,为行使这种集体自卫权加上地理限定,而此次提交的版本完全没有这样的限定;以往的集体自卫权通常成文、不成文和美国挂钩,此次提交的版本对此也毫无界定,也就是说,日本想和谁“集体自卫”就和谁“集体自卫”,考虑到2010年日本曾单方面宣布战事自卫队应“承担入韩撤侨义务”并引发两国间争执,这样的“集体自卫权”是否“最低限度”就不言而喻了。
    正如日本国内外许多分析所指出的,“新安保法案”实际上“换药不换汤”地从根本上掏空了日本二战后重建国家政治体系的两大根本——“和平宪法”第九条和“专守防卫”原则。
    这种以和平名义接近战争,以“坚持专守防卫原则”为幌子偷换“专守防卫”概念的做法,安倍内阁已非首次使用:去年7月1日,日本内阁会议以所谓发动武力“新三条件”取代“旧三条件”,从而将以往一直不为“和平宪法”第九条所兼容的集体自卫权提上台面。按照“旧三条件”,日本仅在以下3条件下方能使用武力:本国遭到紧急不当武力侵犯;无其它合法手段可排除侵犯;武力行使控制在“必要最小限度”。安倍内阁推出的“新三条件”,所放宽的仅仅是其中第一条,即将“日本遭到侵犯”改为“日本或与我国有紧密关系的其它国家受到武力攻击,且明显对我国国民生命等形成致命威胁场合”。依据这一解释,日本不仅可以突破此前种种羁绊,理直气壮地派遣战斗部队(而非此前的后勤、辅助部队),参与美国在世界各地的武装干涉行动,更可在周边国家间发生军事冲突时以“新第一条件”为借口实施武力干预。
    不难看出,此次推出的“新安保法案”正是去年“新三条件”的扩充版。
    安倍内阁之所以不惜“变更国本”,一再在集体自卫权问题上“迂回前进”,是因为其执政的基础,在于右翼的大联合,而“正常国家化”在凝聚右翼共识方面有很大作用。按照《联合国宪章》第51条,主权国家拥有单独或集体自卫权,日本则因为系发动二战的国家之一,依据“放弃战争、不设军队”的和平宪法第九条主动放弃了集体自卫权,要显示日本已经“正常”,就不能不拿集体自卫权开刀。
    同样,由于日本变成“非正常国家”是二战战败和追究二战历史责任的结果,因此“正常”就必然伴随着对二战历史和日本战争责任的颠覆,内阁通过“新安保法案”前一天,日本代表在联大自称“二战受害者”,稍早时安倍访美赴国会山讲演,同样对日本侵略历史百般删削,大动“春秋笔法”,甚至,日本近年来一系列粉饰二战侵略历史的行为,都与此有直接关联——要 “正常”,二战中的日本就不能“投降”、“战败”,二战就不能有“胜利方”、“胜利日”,而只能有“终战”和“终战日”。
    必须指出,日本战后的反省、清算是不完整、不彻底的,“专守防卫”也好,“和平宪法”和民主化改革也罢,很大程度上是胜利者兼保护人美国所强加的,更多反映美国政治家、而非日本政治家的意志。如今随着二战硝烟的散去,冷战时代的结束,美国对日本的要求也随之改变,他们更希望看到一个能在国际军事干预和地缘政治领域为自己“搭把手”,既出钱场又出人场的日本,正因如此,美国才会对不热心推动“集体自卫权”的几届民主党内阁冷眼相待,也正因如此,他们才会在这个问题上显得比安倍还要积极——当然,对于篡改二战历史,粉饰侵略罪恶,美国人还是谨慎、警惕的,但既要日本“解禁”这个“实”,对“终战”之类的“名”也只能捏一捏鼻子了。
    然而将这个一步步接近战争危险的“新安保法案”披上和平外衣本身,表明日本社会的军国主义情绪并非那么高涨。
    实际上从一开始,日本民众对安倍可能修宪、可能废除“专守防卫”的言论就普遍抵触,几次民调都显示,反对修宪、反对放弃“专守防卫”的意见占绝对上风,为此当初在为通过集体自卫权“加热”时,支持安倍的《读卖新闻》等媒体煞费苦心设置民调选项,刻意在“赞成”、“反对”外设置了“赞成在必要的最小范围内使用”一项,并将选择第三项的归入第一项统计范畴,由此得出“赞同集体自卫权的比例高达71%”的结果,而实际上其中63%选的只是第三项,选择第一项的仅8%,远低于选择第二项的25%。不难看出,此次安倍内阁“新安保法案”的化整为零又化零为整,并披上“和平”外衣,和《读卖新闻》的故智不谋而合。而内阁通过法案后日本社会出现捍卫“和平宪法”第九条、反思历史责任的呼声,也同样反映了这一点。
    和小泉等借“正常国家化”等话题吸引选票、自身未必对此有很大兴趣的中右自由派政客不同,安倍推动“解禁”,强调“日本二战受害说”,似更反映其本人的政治色彩和主张。但今天的日本毕竟不是70多年前的日本,既没有大规模实施海外军事干预的能力,更没有这样做的社会基础:日本自卫队并不是当年的“皇军”,而是一支由“上班族”组成的职业化队伍,可以有条不紊地完成正常任务,却缺乏在海外“集体自卫”他国的狂热。日本国民对“正常国家化”的概念有一定认同感,也乐见日本国际地位的提高,但并没有多少人愿意为此去冒接近战争的风险——也正因为此,安倍内阁在推动“新安保法案”时才不得不煞费苦心地将之包装为“接近和平”。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