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雄獅 A lion has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日志

 
 
关于我

国籍:中国四川成都 工作之地:中外 個人愛好:寫作,評論 军事,音樂 Lieu de naissance: Chengdu, Chine Institutions connexes: la terre des cadres étrangers: chinois et étrangers Loisirs particuliers: l'écriture, des critiques, la musique, la danse

网易考拉推荐

【评论】白毛女愿意嫁给黄世仁吗?  

2011-12-14 19:37:45|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吉本祥

2011年12月14日 - 吉本祥 - 亮劍天下

 

《白毛女》一个发生在河北阜平的真实故事,后来被西北战地服务团带到延安,由鲁艺创作成歌剧。任何历史的故事,如果脱离了当时的社会环境来妄评,只能是荒唐的痴人说梦。父亲被逼死、恋人被拆散的喜儿,可能嫁给造成这一切的恶霸地主黄世仁吗?喜儿逃进深山,风餐露宿,变成白毛女,反映了这位农村少女宁死不屈的骨气。这种骨气,在历来的中国文学中都是被赞扬的。即便按照这两位年轻人的“美好设计”,喜儿做了黄世仁的小妾,她可能拿着他剥削来的钱去做慈善吗?就算退一万步,做了慈善,改变得了当时阶级压迫的状况,改变得了千千万万喜儿被欺凌被奴役的悲惨命运吗?请读一读杜甫的诗篇,“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悲惨,真实存在于长期的旧时代。不仅仅是《白毛女》,近代中国的各种文艺作品都控诉过阶级压迫,发出过推翻旧社会的呼声。1949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胜利,反映了历史的必然。作为未来知识精英的大学生,这是极其不应该的。我们在热热闹闹地唱红歌、演红戏,然而更有必要的是平时对青少年的系统的历史教育,使他们懂得中国社会走到今天的必然性,自觉地承继抑恶扬善的中国文化传统。《白毛女》引出的怪论,以及其他许多社会现象都表明,目前的教育在这方面是严重缺失的。如果造成下一代对历史的错位和失语,那将带来不可想象的民族灾难。这并非危言耸听。

 

白毛女该不该嫁给黄世仁? 我认为不应该。黄世仁是今天富人的代名词吗?是当代精英的代表吗?呵呵,如果这样分析问题,玩笑未免开得出圈了——为此有人调侃:“如今的时代真是太疯狂了,羊要爱上狼了,耗子敢给猫当伴郎了,黄世仁居然是白毛女的如意郎了!”我以为,“白毛女该不该嫁黄世仁”就是一个荒唐的伪命题。

 

白毛女的故事最早见歌剧剧本《白毛女》,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集体作于1945年。贺敬之、丁毅执笔。马可等作曲。讲述的是恶霸地主黄世仁逼死佃户杨白劳,霸占其女喜儿,后又企图将她卖掉。喜儿逃居深山多年,头发全白。八路军解放该地后,斗倒地主,喜儿获得翻身;东北电影制片厂1950年根据贺敬之、丁毅的同名歌剧改编成故事片(黑白)。的确,这是革命战争年代那个特定情境下的故事,白毛女与黄世仁分别成为那个时代众所周知的阶级对立的政治符号。白毛女经历的苦难是千千万万劳苦大众的一个缩影,正是黄世仁为代表的地主阶级的罪恶统治导致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正义的人民革命,推翻了地主阶级的罪恶统治,从此,屈辱卑贱、贫穷落后与支离破碎的旧中国才赢得了新生;才有了昂首挺立、繁荣富强与文明和谐的新中国。因此,不管时代怎样变迁,历史事实都不会颠倒黑白。

 

然而,一个荒唐的伪命题却在无形中制造了一场混乱,历史真相被悄然篡改了,正义和非正义被混淆了,阶级对立、剥削压迫被颠覆为贫富对立。正如有网友评论的那样:难不成无耻逼婚的黄世仁,在所谓后现代语境下,竟然大义凛然地成就了白毛女的人生梦想?问题的焦点在于历史不是任人随意打扮的小姑娘——对史学研究者而言,尊重史实,从历史人物所处的特定社会的限定条件出发进行研究得出结论,将历史人物带回到他所处的历史环境中,是历史解读、历史人物解构不能弃守的底线。而说到“白毛女该不该嫁黄世仁”这场争论,虽然白毛女的故事是艺术再现的一段红色历史,但今人就可以随意混淆时代差别,离开特定社会背景,颠覆白毛女与黄世仁这种特定的历史时期的特定符号吗?这难道不是一种简单的比附的功利主义历史观吗?

斗胆说一句,我以为“白毛女该不该嫁黄世仁”这个伪命题,消解了历史的真实性和历史的文化深度,把历史中的种种不可能,在实用主义历史观的关照下变成了“一场争论”,违背了历史本质和历史规律的真实,所以,这样的演讲,这样的新闻炒作只能误读历史,误导听众和读者。用矛盾论的观点分析,事物的性质是由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的。他们分属于两个不同的阶级,剥削与被剥削阶级,所以现实就明确了这就是主要矛盾,而矛盾的主要方面就是对抗,并且是激烈的对抗,不可能是适应。所以水火不容不能嫁给他。

 

白毛女、黄世仁是一个时代的符号。今天,有人拿白毛女与黄世仁“说事儿”用以比附贫富差别,是患了历史健忘症还是想哗众取宠呢?我以为,起码是对名著、对我们民族长期积累起来的精神财富缺乏尊重。这种游戏历史的态度,我看更像是想通过制造不着边际的“噱头”,以求一鸣惊人、惊世骇俗。君不见,在一些小报上,赫然登出的通栏标题即是:“白毛女应该嫁黄世仁”(当然,在它上边还有一行不起眼的引题“专家华中师大讲学遇新观点,90后女生认为”);更有人认为:“在今天这个公然流行‘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的时代,白毛女甘心嫁给黄世仁,又何足道哉?!”。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