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雄獅 A lion has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日志

 
 
关于我

国籍:中国四川成都 工作之地:中外 個人愛好:寫作,評論 军事,音樂 Lieu de naissance: Chengdu, Chine Institutions connexes: la terre des cadres étrangers: chinois et étrangers Loisirs particuliers: l'écriture, des critiques, la musique, la danse

网易考拉推荐

8000万地震重建基金那里去了  

2011-01-18 00:43:16|  分类: 反腐创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尚祚  扈玲娟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昨天我们的节目报道了甘肃文县改头换面使用和截留中央5.12地震重建基金的消息,甘肃省龙南县文县是5.12地震重灾区之一,地震发生后,中央给地方下拨了一笔重建资金,按照规划,文县受灾的群众在震后三年就可以搬进政府出资建设的安居房,但是记者在甘肃文县采访时看到,受灾的村民至今还住在帐篷里,另外,中央下拨给文县的8148万元产业重建基金仅有1150万元通过借款的形式下发给相关企业。日前甘肃省已经组成了联合调查组,开始彻底调查此事,本台记者在文县做进一步采访时,有群众反映文县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在救灾重建缓慢的同时,当地政府却花巨资大搞亮化工程。
        滨河南街是文县最繁华的街道,沿着白水江畔,最吸引人的当属装饰在楼梯表面和街道两旁的五颜六色的彩灯,而这些都是2010年下旬,文县县政府实施的城区亮化工程的内容,记者在当地媒体上看到,这次亮化是在县城主要街道、白水乡两岸楼群、桥梁等处安装了各种灯饰10000多盏、七色灯带8000多米,LED护栏管2600多套,这么多彩灯,每月要耗电多少呢?据城关供电所负责人员称,在2010年12月份统计,大概有10几万度电,按每度电7毛钱共算,这个亮化工程一年下来电费需花百万元,整个工程造价多少?亮化工程总计预算是多少呢?
        文县建设局局长 张桂林:财政局给我们划拨了500万,已经支出了490万。这些钱是文县财政自筹资金,这个数字式目前为止最真实的数字,对此前有媒体报道的文县亮化工程花费2600万元的说法并不认同。整个预算分年度实施一共是2400万,绝非2600万。
        即便是2400万,对于国家级贫困县来说,也是一笔巨大的款项,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政府斥巨资打造的亮化工程,当地老百姓并不买账:
   当地居民:
    “山上弄这些探照灯,我认为没必要,那是浪费资源。”
    “光好看了,路灯都没有了,娃娃们早上起来上自习、晚上回家都没有路灯,”
    “不可能这些灯亮了,文县档次就高了嘛!”
最新进展:
多部门调查组赴文县调查问题资金
    甘肃省纪检监察厅联合省发改委、省建设厅、省审计厅等部门组合了联合调查组目前已经在文县展开调查,此次调查采用核实资金项目、逐户核查登记的方法,重点审查文县重建资金截留、尚德镇任家坝村上任家坝社住房出现裂缝等问题。
杨禹点评:
    杨禹:该亮的不亮 不必亮的太亮 政府应把钱用在刀刃上
    1、文县大搞亮化工程:该亮的不亮 不必亮的太亮:
    该亮的不亮是因为亮化工程并没有给当地百姓日常生活带来便利,娃娃上学、放学的时候都没有路灯。全国各地都在搞亮化工程,对于亮化工程我们要辩证看待,不能一棒子打死,适当让某些地方亮起来这是好事情,但是当这个县城里面孩子们上学的路灯还没有亮起来的时候却搞这样的亮化工程显然是不适当的。
    2、所有重建基金、款项都应该在阳光下:
    重建资金、重建基金、老百姓为灾区捐款最后去向哪里,做了什么用,效果如何都应该放到阳光底下让我们看到。有关方面不能因为灾后重建进程基本结束而放松对这些资金的监管。
    3、各地政府应该把钱用在刀刃上:
    文县政府没有把有限的人力、有限的财力放在文县发展最要紧的地方,该花钱的地方没有花,不该花的地方却乱花钱,目前很多地方政府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希望各地政府引以为戒。
事件回放:
      甘肃文县欲将8000多万产业重建基金“借”给企业,且历时三年仍未到账。多处援建房质量堪忧,县里亮化工程却红红火火。
    甘肃文县是5·12地震重灾区,地震中倒塌房屋和无法再居住的危房占了总户数78%,受灾严重的碧口镇和中庙乡居民房屋几乎全部倒塌。地震后,国家为甘肃划拨了重建基金256亿元,均已划拨到位。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文县多处重建的灾民援建房不同程度出现质量问题,部分灾民无法入住,至今依然住在救灾帐篷里。国家划拨给文县的中央重建基金中,有8000多万产业重建基金至今没有发放,被当地政府变为借款,而当地政府却耗巨资搞亮化工程,居民直指该工程是面子工程,当地政府相关人员透露,亮化工程所用资金是中央重建基金的结余资金。
  灾民:
        多处援建房质量堪忧且数量不够
在文县尚德镇任家坝村上任家坝社,记者看到,44户集中修建的灾民援建点已经建成,但许多房子有裂缝,有的承重的房梁已经断裂,不得不用角铁加固。一位正在做午饭的村民告诉记者:“质量这么差的房子,每平方米造价1000元。每户59平方米,室内没有设计厨房,冬天只能在室外做饭。”
    “在建设援助点时,没有经过公开招标,承建方是镇政府找的临时施工队,没有公开规划图纸,甚至没有工程监理。”任凤贤、韩国庆等村民称。
    援建点出现上述问题后,村民曾多次找到县政府要求对房屋质量进行鉴定。后经甘肃省建设工程设计研究院专家鉴定,结论为:停用房,无法使用。施工方桑繁荣和居民对此鉴定结果表示认可。桑与村民签署协议,给付每户村民修复加固费用3万元,协议书表述,桑给付该费用后,不再承担建筑工程施工质量终身制责任及以后可能发生的一切后果。
    村民们一直担心,质量有问题的房子住了很难保证安全,“如果再发生地震,这样的房子能挺住吗?”村民现场为记者砸开墙体,发现砖与砖之间很多处根本没有浇注砂石和水泥。
    援建房不仅存在质量问题,而且房屋数量也不够。据任家坝村民介绍,援建点申报计划是62套,结果只修建44套,人多房少导致很多居民至今依然居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长期居住在帐篷里,很多人患了严重的风湿病。”一位村民说。
    像任家坝村这样援建点出现房屋质量问题的不是个例,在城关镇元茨头村清水坪社和中庙乡中坪村援建点,记者看到,房屋墙体和地面出现裂缝现象普遍存在,村民多次要求鉴定无果。
    碧口镇响浪村灾民援建点建成已经一年多却空无一人。村民谢某称,村民没有入住的原因是该工程是半拉子工程,建成后房顶没有上梁和瓦,根本无法居住,“上瓦要村民自己出钱,每户要一万多元,灾民根本拿不出来这笔钱,村民与镇政府理论多次无果,所以只能看着建好的灾民房闲置。”
    “我们这里与青川只有一山之隔,看到那里灾民援建点建设的漂亮整齐,我们很羡慕。”多位村民无奈地告诉记者。
    文县县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解释说,部分灾民房屋质量有问题确实存在,县里已经协调相关施工单位对居民做了补偿。但任家坝村多位村民反映,补偿协议书已经在2010年3月与施工方签订,但至今未得到补偿款。
  企业:
  产业重建基金竟变成借款
    据记者了解,地震给文县当地企业带来了灭顶之灾,无法继续生产。国家为此启动重建基金救援,甘肃省灾后重建办给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央重建基金拨付给陇南市(下辖文县)共5.2亿元作为援助产业重建。文县产业重建共计22项,中央重建基金8148万元,已经分别在2008年、2009年和2010年分三年拨付到位。
    这部分专项基金使用状况又是如何呢?
    文县白马风情寨是该县具有民族特色的旅游项目,每年接待游客6万余人次。地震发生后,因房屋倒塌被迫停业,政府将该公司定为旅游灾后重建项目,并按文县发改委上报的重建规划得到中央重建基金指标,白马风情寨先后完成了可研报告、设计规划、征地、环评审批和建设许可证等,共计花费10余万元做前期工作。
    2010年5月20日,陇南市发改委给文县发改委的批复文件称,为白马风情寨安排中央重建基金200万元,自筹407万元,请尽快办理拨付手续,确保资金及时到位。
    “我们拿到文件后很高兴,多次找到政府和发改委,要求尽快划拨建设资金。”该公司总经理赵广田告诉记者,“前不久县政府终于同意给钱,但国家专项划拨的重建资金却变了性,变成了借款,县政府要求我们分三年还清,而且还要我们提供抵押物,地震后我们这里房屋都倒塌了,哪里有抵押物?”
    和赵广田的遭遇相同,碧口镇10家铁合金企业系当地招商引资企业 , 在地震中造 成直接经济损失6000余万元,企业损失经过层层上报,列入中央救灾计划,文县政府计 划拨付上述企业中央重建基金3003万元。但至今企业未得到该笔基金。前不久政府下发文件要把该项基金变为借款,因没有抵押物,企业只能无限期等待。
    “没有重建的钱,我们只能在被地震震裂的旧厂房生产。我们10家企业安排近2000灾民就业,全年发放工资3000万元,上缴税收1500万元。”碧口镇铁合金企业负责人陈天新称。
    《文县中央重建基金项目年度实施计划》显示,中央重建基金分三年发放,每一年都有具体数目分配,可直到现在,45家工业企业和水电企业均未得到中央重建基金,记者采访的多位企业负责人证实此事。
    “仅产业重建这块中央基金就达8000多万,加上农业、旅游和灾民各类补偿款,文县政府至少截留1亿元左右中央重建基金。”一位当地政府未具姓名官员称。
  疑问:
  重建结余款打造亮化工程
    文县发改委办公室有关人士向记者证实:“中央重建基金产业重建部分确实没有发放,企业反映很强烈,县政府做法是错误的,为何这样做要问政府领导。”
    文县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称,未按规定发放中央重建基金不是文县的决定,陇南市有相关文件。
    记者查阅陇南市政府(2010)61号文件显示,该市拟将中央专项重建基金变为重建工业发展基金,支持对象变为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独立核算、行业优势明显、信用良好的全市各类所有制工业企业。将基金变成了借款。文县政府(2010)153号文件要求,工业企业借款期限为3年,借款到期后,由财政部门和主管部门配合一次性收回。
    “以企业名义争取的中央救灾专项建设资金,却被变性了。”陈天新称。
    甘肃省灾后重建办的工作人员朱虎民坦承:“陇南市的做法违反中央重建基金的使用要求,陇南市几次找过省重建办,想把专项基金改为发展基金,由援助变成借贷,我们没有同意。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对该基金在陇南市的使用情况很不满意,要求陇南市做出解释。”
    一方面,灾民援建房质量堪忧且数量不够,同时企业重建基金性质被改变,而另一方面,县城亮化工程却搞得红红火火。《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午夜的文县街路灯火通明,城区内所有建筑均霓虹闪烁。
    文县建设局办公室主任薛玉明介绍,该工程2010年11月完工,总计投资2600万,全部由县财政拨款。他承认,针对亮化工程,有不少群众反对,认为钱没用在刀刃上。
    一位当地群众告诉记者,文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地震后一些县级公路发生塌陷,至今没有修复;但县城道路两旁的楼房,均由政府装上了彩灯。这样的亮化工程其实就是面子工程。
    据文县供电公司营销部主任张庆民介绍,亮化工程没有电表控制,无法确定用电量。这种做法与国家节能减排政策相违,为美化城市给财政和电企增加了负担。“政府强行压制,我们也没办法。”
    亮化工程的钱来自哪里?文县相关部门对此问题均讳莫如深。一位当时参与讨论修建该工程会议的政府官员称:“亮化工程用的是灾后重建的结余款,这是领导在会上定的。”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因惩治不力
  这条新闻立即引发了网友的强烈关注。在门户网站,上万名网友参与话题讨论。不少网友在留言中都只有“愤慨”两个字。有网友认为,媒体报道只是揭开了问题的一角,文县在灾后重建基金的使用方面到底存在什么问题,还需要有关部门加以深入调查,从而以正视听。网友王学进说,人们常用“砍头钱”来形容救灾款,意思是谁敢动谁就是自寻死路,但为何总会有人会毫无畏惧地将它当成“唐僧肉”来瓜分呢?答案有二:一是审计监督不严,二是惩治不力。因此,也有网友呼吁对灾后重建基金进行更为严格的监管和监督,只有如此,救灾款项才能避免再次成为某些人眼中的“唐僧肉”。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