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雄獅 A lion has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日志

 
 
关于我

国籍:中国四川成都 工作之地:中外 個人愛好:寫作,評論 军事,音樂 Lieu de naissance: Chengdu, Chine Institutions connexes: la terre des cadres étrangers: chinois et étrangers Loisirs particuliers: l'écriture, des critiques, la musique, la danse

网易考拉推荐

合理分配、构建和谐社会  

2010-03-10 15:5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合理分配、构建和谐社会 - 吉本祥 - 中國吉本祥在線

 

对于中国未来的十年,国人有很多的憧憬。每一个个体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或许有不尽一致的愿景,但就整体而言,民富国强几乎是共同的目标。

合理分配国民收入,从大的方面讲无非是限制高收入阶层、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提高低收入水平(这里且不谈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问题,此问题可参见本文后附的相关文章链接)。如何在这三个方面发力,切实有效的改善人民群众的收入状况,实现社会公平正义?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系统工程,结合温总理的报告,笔者有如下见解:

一、如何提高低收入水平?这一方面,农村是一大块。这些年国家的惠农政策不可谓不多,投入也很大,又是“输血”又是“造血”,但效果并不尽如人意,广大的农村地区仍然难以摆脱贫穷落后的面貌。我认为,一个主要原因在于我国农村的规模太大,农民太多,包括耕地在内的人均资源太少。仅仅靠人均一亩多的耕地,无论如何也难以让农民普遍脱贫(只允许少数例外)。因此,必须跳出“三农”看“三农”,通过提高城市化水平,持续、有序、大规模的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农民、农业、农村问题。只有减少农民,农业才能发展,农村才能富裕。现在“农民工”的规模虽然很大,但“农民工”逐步转移为“非农业人口”的途径却很不顺畅。农民工享受不到市民待遇,没有社会保障的庇护,使他们害怕失去土地,结果农村的土地流转也很不顺畅,农业产业化发展受到限制,形成一个发展的死结。要抓紧探索统筹城乡发展,打破城乡二元结构,改革城乡户籍制度,改革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教育和医疗卫生制度,完善城市廉租房政策等,让农民工和进城自主创业者有机会享受到市民待遇,从而加速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进一步搞活城乡经济,才是治本之策。

二、如何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我国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太小,是社会不稳定的根源。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变社会财富的“金字塔型”结构为“橄榄型”结构,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必要条件。经济学上所推崇的“橄榄型”收入分配结构,是指低收入和高收入相对较少,中等收入占绝大多数的收入分配结构,可以说是最理想的收入分配结构。中等收入的标准可能比较模糊(这里没有用“中产阶级”的概念,“中产阶级”的概念可能更难把握),那么引用一下2007年中央政研室副主任郑新立的说法:“随着居民收入的稳步增长,到2020年,我国年收入超过6万元的中等收入家庭将达到55%,最终实现中等收入者占多数的宏伟目标。” 这种说法总算有了一个可以量化的标准,无论是否绝对的科学,作为参照还是有价值的。如果以一家三口的小家庭计算(不考虑需要供养的无收入的老人,也不考虑物价上涨因素),显然也还有较大的差距。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目前亟待纳入视野的对象有:广大基层科技文化工作者、中小学教师、基层医务工作者、基层公务员、基层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这部分人是一个比较庞大的群体,其中处于中西部地区的绝大多数人仍属于低收入人群,这其中在全国还有3000万下岗失业人员他们中很多人的收入甚至还比不上农民工,这是很不正常的。通过政策调整较大幅度的增加这部分人的收入,不仅有利于社会稳定,而且有利于增加内需,刺激经济发展,这比“撒胡椒面”式的扶贫投资可能效果更为显著。

三、如何限制高收入阶层?首先,打击取缔非法收入,当然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好办法,如果全国都像重庆那样打黑,可以为全国人民夺回多少被黑恶势力巧取豪夺的财富?打黑、反腐、均贫富,可以说是“一石三鸟”!其次,严格规范国有企业、金融机构经营管理人员特别是高管的收入,完善监管办法,当然也是一条好计,而且只要政府下大决心,可收速效。其三,通过“个人所得税”、“物业税”、“遗产税”等财政税收手段进行调节,也是一个必不可少的有效措施。但是,我认为这些都还没有触及到根本。众所周知,我们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还有多少人相信写在前面的定语呢?“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趋利性”,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或者是一级政府,只要是“市场经济”的经营性主体,就难免“资本的血腥”。避免“资本”的非理性扩张冲动,大概是个世界性难题,而资本的非理性扩张冲动,必然导致贫富分化。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贫富分化问题,单纯靠收入分配制度本身的改革远远不够,上上之策是要靠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的成功的渐进的属于社会主义性质的改革。笔者估计,由于我们“初级阶段社会主义”的“初级性”特点的限制,我们可能还要经历多次经济发展冲动与收入分配再调节的反复阵痛,但前途是光明的。

毫无疑问,中国社会需要的社会公平与正义,不是平均主义。从古至今,“民富国强”皆为太平盛世的理想。我们所期待的“民富国强”,既包含着社会财富在国家与民众之间的合理分配,也包含了社会财富在社会大众之间的合理分配。且理想中的公平与平等,是一个均富而非均穷的过程。从根本上解决贫富差距扩大的问题,还需要长期的坚持不懈的努力,本次大会所提出的思路,使我们再次看到了社会进步的希望。只有合理分配国民收入,更多体现“多劳多得”的原则,才能彰显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才能逐步实现构建和谐社会的宏大目标。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