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雄獅 A lion has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日志

 
 
关于我

国籍:中国四川成都 工作之地:中外 個人愛好:寫作,評論 军事,音樂 Lieu de naissance: Chengdu, Chine Institutions connexes: la terre des cadres étrangers: chinois et étrangers Loisirs particuliers: l'écriture, des critiques, la musique, la danse

网易考拉推荐

2009,民意之年(年终新闻分析)  

2010-01-02 23:17:51|  分类: 司法公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松萝

2009,民意之年(年终新闻分析) - 吉本祥 - 中國吉本祥在線


 

如果说在2009年还有什么亮点,那就是民意已经显现出来。从一月到十二月,网络新闻事件几乎没有停止过。

2009年,是一个民意之年。

1.
1月30日,24岁的云南玉溪北城镇男子李荞明因盗伐林木被刑事拘留。2月8日,李荞明在昆明市晋宁县看守所受伤,12日死亡。警方声称,李是在与狱友玩“躲猫猫”游戏时受伤身亡。此事,被舆论称为“躲猫猫”事件。

2月9日,中央电视台新址附属建筑因违规燃放烟花起火。火灾发生以后,幸灾乐祸之声不断。

2月12日,在上海工作的河南灵宝人王帅,在网上贴出了质疑地方政府土地政策的文章。以后,王帅被“跨省追捕”。

2月,学者李辉就文怀沙的年龄等问题提出质疑。

3月,云南昆明发生了“小学生卖淫案”。

3月,在两会期间,某政协委员,省部级高官针对官员公布财产的问题理直气壮地反问“如果要公布,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财产?”对此,网友天乙号召老百姓们公布自己的财产,以回应高官的质问。媒体报道了他的观点,还配发了邝飙的漫画《脱吧!到你了!》。漫画被转载后,点击量达到2455932(2百40多万),跟帖62679个,总页数达到4179。

4月,湖南的罗彩霞在网上揭露同学王家俊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件。

5月7日晚,杭州发生了胡斌超速驾驶,撞死谭卓的“杭州飙车事件”。

5月10日,湖北省巴东县发生了女服务员邓玉娇为抗暴杀死邓大贵的“邓玉娇事件”。

6月初,萧夏林认为余秋雨在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捐款属“虚拟虚构捐款”。

6月9日,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文件被披露。文件要求在中国境内生产销售的计算机必须预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

6月21日,29岁的清华大学硕士周森锋当选为湖北省宜城市市长。对于他被迅速提升的原因以及他在清华大学所做的论文是否抄袭,社会上议论纷纷。

也是在6月,湖北省石首市发生了群体事件。

6月22日,为了证明身患职业病,工人张海超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 “开胸验肺”。

6月27日,上海“莲花河畔景苑”一幢在建的13层7号楼整体倒覆,致一名作业工人当场被压死亡。

6月,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在接受采访时,质问记者:“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此问成为名言。

发生在6月的最重要的事件,是重庆的打黑行动。

7月16日,百度魔兽世界吧发表的一个名为“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帖子,也成为网络事件。

7月24日,吉林通钢集团通化钢铁股份公司发生一起群体性事件。部分职工抗议河北建龙集团对通钢集团进行增资扩股,打死了总经理陈国君。

8月12日,教育部公布了新研制的《通用规范汉字表》(征求意见稿),要对44个汉字“整形”,引发争议。

9月,暂缺。

10月6日,在莫高窟最为著名也是最为拥挤的藏经洞,有一位50岁上下的中年妇女,在伸手触摸一千年前的西夏壁画时被一年仅19岁的女讲解员制止。尔后,在保镖的陪同下,她打了讲解员两个耳光。这就是“最牛团长夫人事件”。

10月14日,上海发生了针对疑似黑车的“钓鱼执法”事件。

10月24日,湖北荆州大学生集体救落水少年,三名大学生牺牲。事后,有了捞尸人“牵尸谈价”。

11月7日,有人在网上炫耀用血浆浇花,引发 “血浆浇花”事件。

11月,电视连续剧《蜗居》播出。由于触及敏感的房价问题,不久停播。

11月16日,北京大学决定实行 “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

11月13日清晨,成都金华村发生恶性“拆迁”事件,女主人唐福珍“自焚”以死相争,却未能阻止政府的破拆队伍。29日,唐福珍因伤势过重身亡。

11月25日,一篇名为《一个贫困县女检察长和她的名车》的帖子就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此后,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阿荣旗检察院检察长刘丽洁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人物。

12月初,国家标准委出台的《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由于备受社会的质疑,以后宣布推迟执行。

12月初,余秋雨为南京中山陵景区所撰写的碑文遭到网上舆论的嘲弄。

12月13日,张艺谋的《三枪拍案惊奇》公映。媒体一改以往对名人的谄媚态度,异口同声地斥责其低俗。

12月底,余秋雨关闭了博客。

12月24日,也许是嫌2009年还不够热闹,广东省廉江市公安局副局长陈锡照日前为迁新居而在当地一家豪华酒店宴请宾客,广东媒体报道称有近千人参加酒席并送上红包。

12月30日,重庆打黑风暴中“意外被打”的律师李庄在重庆市江北区法院受审。

新闻事件,一直持续到年底。

2009年,还出现了几起官员自杀事件。山西煤矿实行煤矿“整合”,关系到公民私有财产的权利,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不顾民意的油、气、水、电涨价,给社会生活留下了阴影。更为严重的,是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嫖宿幼女案和浙江省丽水市幼女遭强奸案件。  

2.
2009年,民意借助网络得到了彰显。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公众不仅对很多问题的看法高度一致,而且对参与社会生活表现出高度的热情。

与很多专家学者的看法相反,公众,至少是一部分公众并不认为自己是草民。官员们住多大房子,开什么车,甚至抽什么烟,公众都是关注的。不仅如此,公众更加关注这些消费是用什么钱来实现的。联系到邝飙的漫画《脱吧!到你了!》高达2百40多万的点击量,公众对官员财产申报的诉求已经不能再被忽视了。

对29岁的市长周森锋的质疑,说明了公众对官员升迁过程中的公平性是有要求的,对官员的品德是有要求的。不仅如此,对于中年的下属为不到30岁的官员打伞,公众也是有看法的。

各级官员必须认识到,多年来形成的官本位制度和官员崇拜是不正常的,是违背历史潮流的。在公众已经开始觉醒,要求平等权利的时候,继续保持甚至扩大特权,只能加剧社会矛盾。

对文怀沙年龄的质疑,对余秋雨捐款的质疑以及对张艺谋《三枪拍案惊奇》的批评,反映出公众并不像媒体以往渲染的那样,只知道追随名人与明星。公众对文化和文艺是有要求的,只不过这种要求以往被忽视了。媒体过度推动名人崇拜与追星,实际上是对公众文化权利的侵犯,是另一种形式的文化专制。

3.
谈到积极的一面,在2009年,有部分的民意受到了尊重。比如,王帅事件、罗彩霞被冒名顶替事件、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逯军 “替谁说话”事件、“最牛团长夫人”事件、上海“钓鱼执法”事件、阿荣旗检察院检察长刘丽洁名车案件得到了不同程度的重视,责任人也得到了处理。当然,其中也有轻描淡写的问题。

值得重视的是,“躲猫猫”发生以后,云南省委宣传部发布网络公告,面向社会征集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代表,会同相关部门组成调查委员会。同样发生在云南发生的“小学生卖淫事件”存在着不少疑点,或者由于信息披露不足而引起的疑虑。在这两起事件中,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能够面向媒体,特别是能够面向网络,是值得肯定的。

我注意到,邓玉娇案件的判决考虑了公众的要求;云南“小学生卖淫案”的判决,也采取了息事宁人的态度。

4.
发生在重庆的打黑风暴告诉我们,发展已经不是硬道理了。假如不抑制腐败和犯罪,发展不会给公众带来福祉。公众对打黑行动的肯定,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信号。

同时,怎样使打黑行动不重蹈以往“严打”的覆辙,也是一个严峻的课题。应该说,对辩护律师李庄的处理至少是不严谨的。在案件进行的时候逮捕律师,本身就容易给社会发出错误的信号。假如律师本身存在过错或者违法犯罪,也应该按照法律的程序处理。李庄案从拘留到逮捕,再从起诉到审判,似乎过于急促了。

5.
在2009年,民意得到彰显,民意得到部分的重视以及民意继续遭到忽视,是同时发生的。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的名言,“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并不是一时的失言,也不仅仅是个别人的想法。这些年来,公众听到了不少类似的话语,已经见怪不怪了。

必须关注民意继续遭到忽视的问题。

在杭州飙车案件中,警方曾经轻率地依据肇事者的供述,就对外宣称肇事车辆的时速为“七十码”。以后,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胡斌3年徒刑。如果说这是依据现行法律的话,判决以后从官方到学者都没有考虑到修改法律,加重对酒后驾车的惩罚。

在上海“莲花河畔景苑”在建楼房倒塌事件中,信息披露是不够的。

工业和信息化部要求销售中的计算机必须预装“绿坝”软件在“绿坝”软件,以及教育部策划的“汉字整形”,都反映出施政的武断、随意、不负责任以及藐视民意。

至于国家标准委推出的《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其中对电动自行车的时速和重量做出的规范是合理的,有根据的。之所以引起很大的负面影响,是由于地方政府长期以来片面地实行重视汽车、歧视自行车的政策,引起了公众的不满和不信任。对于也是新兴产业的电动自行车行业,各地不是禁止就是消极应对,结果是失去了主导权。处于半地下状态的电动自行车生产出现了失控的局面,不少车辆超速和超重,已经成为交通安全的隐患。最具讽刺意义的是,当国家标准委出来规范电动自行车的时候,歧视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的阴影在公众的心目中挥之不去。

高考改革,是忽视民意和一意孤行的又一个例子。在很多招生中的丑闻陆续被披露的时候,在教育腐败日甚一日的时候,在很多校长和教师已经不能为人师表,甚至不能控制自己的时候,北京大学为自己扩权,为中学校长扩权,实行 “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是一种危险的举动。面对既成事实,公众只有加强监督了。

6.
“通胀预期”问题,反映出公众的经济权利遭到了忽视。

为了抵御金融危机,中国实行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按照常识,即使是“积极”与“宽松”,也应该是有节制、有选择的,应该是可控的。

一般来说,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会造成对通胀的预期,是需要加以应对的。遗憾的是,在这一年里,管理层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也没有做出让观众放心的表示。不少信贷资金进入了股市和房地产业,特别是房地产业,造成了房价的暴涨。

与此同时,一些经济学家和财阀夸大了通胀预期,制造紧张空气,为房价的继续上涨推波助澜。

还有一个应该警惕的现象,就是经济领域中的国进民退。发生在山西的煤矿企业“整合”事件,也没有引起社会的关注。

国有企业的涨价冲动,凸显出国有垄断的弊端。就在整个社会为通胀预期焦虑的时候,掌握油、气、水、电的巨头却在搭车酝酿和实施涨价。在某些为涨价而走过场的听证会中,连代表的身份都出现了虚假。

7.
房价的暴涨,让社会处于煎熬之中。

中国的经济已经被房地产绑架了,经济的发展和财富的增加已经脱离了社会的福祉和民生的需要。不能不指出的是,我们已经失去了在正常的条件下,在双赢的基础上创造财富的能力。最赚钱的企业,不是垄断了各种社会资源和自然资源的国企,就是从事房地产开发的企业。不能不指出的是,这是一条死路。

如今,不少处于中产阶层的人们除了一套房子和终身欠下的债务之外已近赤贫,低收入者的安居问题已近泡影。社会正在割裂,绝望的情绪正在蔓延。

为了抵御金融危机,我们却处在比金融危机之中还要严重的恐慌和焦虑之中。不仅如此,一场新的、更大的经济危机正在酝酿之中。

就是在这一背景下,电视连续剧《蜗居》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反响。《蜗居》虽然停播了,很多社会成员却从《蜗居》中得到了共识:原来别人也在痛苦之中。

由于财政分成中存在的问题,由于腐败和奢靡,再加上没有公众的影响,土地财政加上挥霍浪费已经成为严峻的问题。为了抑制房价,也为了遏制腐败,已经到了废除GDP考核,重新安排税收的分成,结束土地财政的时候了。

直到年底,我们才听到管理层预警通胀预期和重视房价“过快”上涨的声音。对于是不是太晚了,是否还有作用,只能拭目以待了。

8.
谈到民意,我要指出的是,批评者并不天然地代表民意。

我还想写文章,指出自由主义和市场经济不能成为假大空。面对民生问题,特别是房价问题,自由主义者不能一味地重复市场经济的教条,无视公众的诉求。假如自由主义者要求别人在讨论房价的时候一定要按照既定的口径,说出“房价问题首先是地方政府垄断土地造成的,房地产开发商没有责任,解决的方法只有增加供应”,那么你首先就要出局了。无视浅层次的,摆在眼前的,火烧眉毛的现象与问题,深层次的研究又有什么用处呢?

自由主义者不能够无视社会福利,无视劳工的权益。假如你把一切有利于民众的施政举措都视为倒退,视为利用民粹情绪,那么你就只能处于边缘位置了。还要指出的是,自由主义者应该与财阀保持距离,不要给民众留下财阀代理人的形象。特别是,不要随意发出敌视穷人的声音。

9.
最令人悲观的是,尽管在一些具体的问题上民意得到了重视,在大的问题上面民意经常被置之不理。

最大的问题,莫过于拆迁了。很多很多年了,暴力拆迁一直在延续。最后,施暴的人理直气壮,谴责的人反而要小心翼翼了。尽管没有任何一条法律和规定禁止批评暴力拆迁,人们还是避开这一话题。

直到有一天,直到2009年11月13日的清晨,在这个最冷的冬天里,唐福珍,中国的公民,我们的姐妹,身穿睡衣站在自家的屋顶上面,孤立无援。面对拆迁队伍,为了保卫家园,她点燃了身上的汽油……

事发以后,苏小和写下了《看哪,大火烧毁女人,铲车碾碎了房子》。为此,我说道:“向苏小和致敬!你有经济学,你也有良知。”那时,我正在为《保守论》收尾。本想写完以后,马上写评论。

12月1日,得知唐福珍去世了。我立即停下所有的事情,写下了《烈火中的凤凰——送别唐福珍女士》。文章写到:“现在,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发出自己的声音。假如一个男人,一个文人在这个时候不说话,那就永远不要说话,永远不要写文章了。”回想起来,那时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是要在绝望中挣扎一下。人死了,总不能一点声音都没有吧!

北京大学五位学者上书修改旧拆迁条例的时候,大家也并不看好。但是,社会的进步有时就是在绝望的挣扎中降临的。

现在,我们需要参与新拆迁条例的制定,并且争取实现《不动产征收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们绝不应该允许新条例变成另一部恶法。

 

2009 ,中国民意之年,新中国60年大庆的喜悦,已成为永恒的记忆,长留在人们心中。2009年,全世界迎战金融危机的壮举,也成为检阅国家软、硬实力和责任心的“试验场”。

2009年,无疑是又一个中国年。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