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雄獅 A lion has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日志

 
 
关于我

国籍:中国四川成都 工作之地:中外 個人愛好:寫作,評論 军事,音樂 Lieu de naissance: Chengdu, Chine Institutions connexes: la terre des cadres étrangers: chinois et étrangers Loisirs particuliers: l'écriture, des critiques, la musique, la danse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有感台北故宫  

2010-01-20 17:47:54|  分类: 我是中国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感台北故宫 - 吉本祥 - Gibbon is auspicious

 

受台北故宫邀请我们一行3人今天中午平稳地降落在台北桃园机场,故宫有关人员早已等候在机场...

 

时至今日,很多中国人还并不知道,中国其实有两座故宫博物院,一座在北京,一座在台北。战乱把它们分离了整整60年。历经沧桑,几度辗转的绝世珍宝依然在台北故宫中闪烁光辉,而身居异乡的文物守护者们,却带着浓郁的乡愁渐行渐远……

  

  从庙堂之高到江湖之远

  

  落成于1965年的台北故宫,建筑历史其实并不久远,却和北京故宫一样闻名天下,在世界博物馆界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为这里收藏着65万件艺术珍品,其中绝大部分迁自北京故宫博物院,是清宫旧藏与遗存,堪称“国之至宝”。

  讲述台北故宫的历史,这些“国之至宝”辗转迁台的过程和与之相关的人物的命运,显然都是不得不提到的。

  1931年,日本发动了侵华战争,东三省3个月内相继沦陷。此时,几百公里之外的北京故宫博物院,正紧张地酝酿着馆藏文物的南迁计划。准备工作足足做了一年多,1933年2月5日的晚上,19557箱故宫珍品正式踏上了南迁之路。

  25岁的北京人那志良,是随行的故宫工作人员之一。1982年,年近八旬的他在接受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采访时,回忆了当日的情景:“(文物)由几十辆板车轮流运往车站,由军队护送,沿途军警林立,板车在熟悉的街道上行驶,街上空无一人,除了车子疾驰的辘辘声之外,听不到一点别的声音,使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装满故宫文物的列车一路向南,到达南京后,一部分留在南京,大部分迁至上海。4年后,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在朝天宫成立,南迁文物全部进驻朝天宫。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安顿在朝天宫不到一年的文物分3队再次转移,躲避战火,一路险情不断,所幸并未遗失和毁损。

  辗转十余年,1947年春,3队文物和护送人员才重新在重庆集合,沿江顺流而下回到南京,继续存放在朝天宫里,开箱整理并开设了临时展厅。

  此后不久,随着国民党军队的溃败,部分文物开始有计划地运往台湾。由于条件所限,随行人员从19557箱故宫文物中遴选出2972箱精华,其中包括历代名画及书法、清宫全部藏书和最精美的宋瓷,一并运往台湾。1965年台北故宫博物院落成,它们最终落户于台北故宫所在的阳明山下。

  

  文物背后的乡愁记忆

  

  70余年对于古物来说,不过是其存世时间中短暂的一段,而对一个人来说,却几乎是漫长的一生。文物颠沛流离的背后,尘封着守护者们深切的悲欢离合和乡愁记忆。

  从1933年开始,在故宫博物院古物馆工作的庄严就带着家眷,跟随故宫文物一路南迁,最后护送60余万件文物抵达台湾。

  当时好多人走的时候,老婆孩子都没带。庄严到台湾以后,并没有直接到台北,先在台中安顿,他们家里当时买的全是最简单的家具,随便找一个破屋子,因为他们想着随时准备回去,凳子是竹编的,扎起来那种。

  文物抵达台湾后,在台中雾峰乡的北沟停留了15年,庄严也在北沟陪伴了整整15年。尽管条件艰苦,他和一同赴台的专家们依然保持了中国文人乐天知命的精神传统。一个被人津津乐道的细节是,那时庄严领头组织了一些活动,类似于王羲之在《兰亭序》中的曲水流觞,自制一些道具,在溪水边作诗饮酒……

  从护送文物抵台到退休的20年间,他始终与文物不离不弃,从主任、古物馆长,一直升至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在一篇自传文章中,他写道:“自从宣统出宫,我便入宫,当的不是皇帝,而是一个维护民族文物国家重器的老宫人……从民国十四年(1925年)跨进故宫当事务员那一天开始,一直到民国五十八年(1969年)由副院长职务上退休为止,前后45年,始终不曾离开故宫一步,自嘲是‘从一而终’,亦不过甚。”

  1980年,庄严在台北过世。他的儿子庄灵说:“父亲临死时有两个遗愿:一个是三希堂,有一帖(《快雪时晴》)在台北,两帖(《中秋帖》和《伯远帖》)在北京,他希望这‘三希’有朝一日能重归一处,但是现在没看到;还有一个就是有生之年没能把他带走的这些文物带回来。”

 因时间关系暂时写到这里...

                                                                                                       2010年1月20日台北

有感台北故宫 - 吉本祥 - Gibbon is ausp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