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雄獅 A lion has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日志

 
 
关于我

国籍:中国四川成都 工作之地:中外 個人愛好:寫作,評論 军事,音樂 Lieu de naissance: Chengdu, Chine Institutions connexes: la terre des cadres étrangers: chinois et étrangers Loisirs particuliers: l'écriture, des critiques, la musique, la danse

网易考拉推荐

记者的采访权利必须受到尊重和保障  

2009-05-31 09:21:25|  分类: 社会现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28日上午11点左右,新京报女记者孔璞和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卫毅正在巴东县野三关镇采访邓玉娇的外婆。采访进行中,四、五个人突然闯了进来,那些冲进来后就把两个记者的采访本撕掉扔出去,嘴里喊着“这里不欢迎你们”就把卫毅抓起来摁到墙上乱打,然后也把孔璞拖出去。打两个记者的人自称是邓玉娇家的亲戚,但邓玉娇的外婆说,她根本不认识他们,也叫不出他们的名字。

    事情讲述到这里就疑点丛生了,为何打人者自称是邓玉娇的亲戚,而外婆却不认识他们?他们有什么权利阻止记者的采访权?采访权,是记者有自主地通过一切合法手段采集新闻材料而不受非法干预的权利。在公开场合,即允许公众自由出入的场所和场合,记者作为公众的一员,可以自主地以各种手段采集信息,涉及到需要从他人那里获取的信息,记者需要征得被采访人的同意,取得一致意见后,其他人不得干预,如果强行干预、阻碍,就构成了对采访权的侵犯。既然邓玉娇的外婆同意接受采访,这些打人者强行阻挠记者采访,并对记者进行人身攻击,严重侵犯了记者的采访权。幸好记者不是在采访他们,否则,恐怕记者们连命都得搭进去了。

   对于这样一个举国关注的案件,有人似乎觉得其色情和暴力色彩还不够浓重,采访记者竟然被打,该事实展示了某种力量的胆大妄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邓玉娇案越来越多的节外生枝,离奇情节,素材之多足以拍一部名为《一次不当洗脚所引发的血案》之类的悬疑电视连续剧了,只是不能超过30集(广电总局下令央视不能播30集以上连续剧)。

  情节太丰富,不妨从头说起。

  案发,警方介入,并在本月12日和18日先后发了两次信息通报,第一次通报中的“特殊服务”一词,再次通报时改称“异性洗浴服务”;“按倒在沙发上”一词,再次通报时改称“推坐在沙发上”。其间的名字和动词的耐人寻味的变化,早有媒体及专家及时释疑,这里不再赘述,总而言之,当地警方咬文嚼字的结果是让公众嗅到了替当事人开脱的味道。

  案件深入,律师介入,在披露了邓玉娇自述曾被性侵犯等与警方所述不尽相同的案情、并指责警方未能及时取证导致证据破坏之后,邓玉娇之母张树梅声明与受委托律师解除委托关系。原因是受委托律师未履行好职责,没有对委托人提供实质上的法律帮助,偏离了委托的方向——这样严谨的表述疑似并非出自张树梅之口。

  就案情来说,邓玉娇案并不疑难,但给人的感觉是,一件简单的案子因为过多外在力量的牵扯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这种多少有些匪夷所思的变化其实并不稀奇,在现实情境中,许多被公众关注的事件都要经历几番让局外人莫名其妙的变化。更为有意思的两个现象是:一是,被打记者的“档次”越来越高。从最初县级地方媒体记者遭受暴力袭击,到今天中央台、新华社记者被以侵犯人身权形式侵犯采访权,除了说明新闻舆论监督开展得比较广泛深入,更给世人的一个警示:记者的采访权、人身权需要引起全社会及有关部门的特别重视;其二,以暴力拒绝采访者当中竟然出现了地方官员及公安、检察等执法机构的阵容。新闻媒体在舆论监督中起着重要作用,特别是在当前腐败问题比较严重、特大事故频繁、市场经济秩序混乱的状况下,媒体正承担着超负荷的监督职能。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执法机关再滥用行政权力对媒体封杀,其后果将不堪设想。这样天下还有公理可言?正道自在人心何说?

    记者遭殴打的事件层出不穷,绝不是什么偶然事件,而是缘于我国正处在社会发展的转型期,经济的快速发展不可避免地带来种种不良问题的相伴而生,为了满足受众的知情权,同时也是对社会发展的终极关怀,媒体必然会涉入各种各样消极新闻事件当中,进行深入采访和详细报道。由于这样的新闻采访触犯了采访对象的既得利益,他们往往用拒绝采访来对抗,甚至是暴力抵抗。

   新闻记者的采访权利必须受到尊重和保障,阻挠、殴打记者的行为必须受到制裁。人们不希望看到记者被打事件频频发生,但是,在被监督者“主动接受”的限制、束缚之下,舆论监督者与被监督者实现了高度的“亲密合作”,人们也会感到缺少了些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