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雄獅 A lion has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日志

 
 
关于我

国籍:中国四川成都 工作之地:中外 個人愛好:寫作,評論 军事,音樂 Lieu de naissance: Chengdu, Chine Institutions connexes: la terre des cadres étrangers: chinois et étrangers Loisirs particuliers: l'écriture, des critiques, la musique, la danse

网易考拉推荐

两个时代的社会风气如此不同  

2009-04-04 12:47:06|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主席时期,全社会学习雷锋做好人好事。大家都鄙视自私自利者,学习王杰是为了提倡舍己为人精神,当时大家都会见义勇为的;学习江姐是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教育大家视金钱如粪土,不贪图资本主义物质享受;学习金训华是为了使大家树立保卫国家财产思想,号召大家爱国家爱社会主义……这些学英雄,做英雄活动,一浪高过一浪。气的走资派翻白眼,气的美帝国民党嘴冒白沫。对于当时中国社会树立良好的风气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对于抵制资本主义自由化泛滥,腐败思想蔓延,产生了巨大的威慑力,不给自私自利者机会,不创造腐败土壤,因此社会环境良好,人民安居乐业,劳动人民生活相对稳定。

如果大家都凭着良心说话,不站在个人利益的立场上。我们就会回忆起,当时见义勇为层出不穷,屡见不鲜。大家都争先恐后做英雄,做好人好事,几个流氓吓的面如灰色。反动分子无计可施,大的环境讲良心,重道德修养,不计较名利。大家都很斗私心一闪念,虽然当时也有坏人,也存在自私自利思想,但是不是社会主流,而且大有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势头。那时真是警察为人民,坏人怕好人啊,法官都群众都要必恭必敬。哪个贪官敢向群众要钱!!!当时真的形成干部为群众,领导怕监督的局面.那时的人们虽然生活贫穷,可是精神状态充实,生活方向明确,奋斗目标正确,大家都不为名利所困,不为金钱而折腰,大家都是同志,爱国爱集体是大家共同追求的目标.

可是走资派专家一上来,就把现金搞活了,屁大个领导都可以自主控制金钱走向,是干部就有权力决定普通工人的工作去留问题,掌握一点权力,就可以搂卡要,在少数人富裕速度突飞猛进同时,腐败也一发不可收拾了.许多腐败分子委屈地说,大家都这样得到了机会,怎么能怪我们不贪那,谁当地机会谁不贪啊.

当时最明显也是最好笑的是,大家什么都不相信了,唯一可信的是自己的母亲是真的,父亲是谁都说不清楚了.大家工作都寻找自己获利机会,大家活动都显示自己富裕程度,大家都开始嫌贫爱富,大家都知道没有同志了,有的都是明争暗斗自己利益的多与少.无能的群众无可奈何,就瞎骂共产党,他们那里知道其实这些都是那些走资派专家暗中搞的鬼啊.

大家没有什么信仰了,面对腐败和不平等又无计可施,就开始寻找暂时的快乐麻醉自己,于是二人转笑料多,虽然有写垃圾但是可以解决目前空虚的灵魂没有依托问题。这样,一年卖拐,二年卖车,三年不差钱,竟然成为社会主流笑话,举国欢笑,中央台既然如获至宝,天天播放,我们不禁要问,作为普通群众喜欢什么那是他们的自由,可是作为一国意识形态的机器,怎么能够随便宣传渲染推广乌七八糟的东西,卖拐的大忽悠教育人们学啥?不差钱的小扣小气,装人又是告诉人民什么?搞意识形态的人想引导人民走什么路?老百姓不懂政治,这些人不会也不懂吧?我们看是故意麻醉人民.没安好心.就是希望人们在傻笑中忘记正义感,形成傻吃孽睡,瞎哈哈,然后他们随心所欲.

当然控制这些意识形态的人会说,只要群众喜欢的,我们就支持,就算艺术,那么我还要问,群众喜欢钱,你们为什么不多印发点赠送.因此说,他们说为群众乐是假,真正的目的是使这群众乐傻,过去有句话,叫做,与其使之昭昭,不如使其浑浑。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