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雄獅 A lion has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日志

 
 
关于我

国籍:中国四川成都 工作之地:中外 個人愛好:寫作,評論 军事,音樂 Lieu de naissance: Chengdu, Chine Institutions connexes: la terre des cadres étrangers: chinois et étrangers Loisirs particuliers: l'écriture, des critiques, la musique, la danse

网易考拉推荐

官员与记者的对话  

2009-11-29 17:17:45|  分类: 反腐创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官员与记者的对话 - 吉本祥 - 中國吉本祥在線

 

 某记者:您是负责信访的?我想就有关……

某官员:(做打断状)我问你,你是哪个单位的?

某记者:(掏出记者证)

某官员:有高法发放的《新闻护照》吗?

某记者?为什么要《新闻护照》?

某官员:你是不是党员?如果你要采访这笔费用的开支,就必须获得我们局党委和新闻发言人的批准!

某记者:这个……难道只有党员记者才能采访你吗?

某官员:你谁啊,凭什么这么问?你够级别吗?请按顺序反映问题,现去昌平区卫生局逐级上报。

某记者:采访还需要够级别的记者?

某官员:你们不要浪费警力,这里不就是一个景点吗?不就是一个小服务员吗?我们是有身份的人。

某记者:身份?

某官员:你们谁是处理这个事情的负责人?我和你们单独谈谈,我把我们的身份告诉你们。

某记者:你想告诉我们什么?

某官员:这个事我不好再说太细。

某记者:为什么?

某官员:教育“乱收费”现象已经得到解决。

某记者:解决了吗?

某官员:所谓看病难看病贵,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看病最不贵是中国。

某记者:果真如此吗?

某官员:我掏钱买文凭,你有啥资格管我?

某记者:要什么资格?

某官员:我是领导,你这个臭保安,没有资格跟我说话。臭保安,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管闲事!跪下,不向我赔礼道歉,你们死定了!你们这些臭保安,都是一群狗都不如的东西!

某记者:你怎么骂人?  

某官员:你们将来受了处分,吊销了你们的记者证,你们不要后悔!

某记者:我后悔什么?

某官员: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

某记者:你准备怎么收拾我?

某官员:有本事你去告吧,我懒得理你!

某记者:你不让我说话?

某官员:那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

某记者:替党说话与替百姓说话有区别吗?

某官员:群众的话你们也听?

某记者:我们要听事实的真相。

某官员:不用去现场调查就知道那里的情况,因为我是专家。

某记者:专家?

某官员:(三聚氰胺)也不是一个毒性很高的物质,所以即使婴幼儿服用了三聚氰胺含量较低的奶粉,家长们也不用过于担心。

某记者:哦,原来你就是这样的专家啊!

某官员:可以考虑让市民每个月买20块钱的生态基金。

某记者:买了生态基金,就可以满足“特刚需求”?

某官员:“特刚需求”也就是丈母娘的需求,小两口快结婚了,却一直不买房,于是丈母娘把女婿找来“探讨”,这下小女婿坐不住了,只好清仓、典当,筹钱买房,这就是“特刚需求”。

某记者:那官员受贿也是“特刚需求”?

某官员:我没有受贿动机,所履行的是正常职务行为,是为了发展,体现了发展才是硬道理。

某记者:受贿也是硬道理?

某官员:靠我挣钱,就得出点血。

某记者:你出过血吗?

某官员:我曾在办公室里给她下跪,但她还是没有放过我,我太懦弱了,她想榨干我的血。

某记者:所以,你就不停地受贿?

某官员:我收钱不是受贿,而是因为自己脸皮薄,人家硬往我口袋里塞了十八万,我怎么好意思推辞呢。

某记者:人家硬塞?

某官员: 钱不是给我的,是给局长职位的.

某记者:还不是看中你这个局长有权力。

某官员:我贪污,全怪上级领导让我当领导!

某记者:你的意思是,领导要你贪污?

某官员:我没有贪污,我那些钱都是借的,或者做生意赚的。

某记者:那你怎么借钱不还?

某官员:我不是没有能力还钱,我是非常有能力!没还钱是因为他的工程没完,钱在我手,我能约束他。

某记者:约束?

某官员:我搞腐败也很辛苦啊!

某记者:匪夷所思!

某官员:如果我当时把别人送给我的钱退还回去,那与周围人的关系就更难处理了……我认为那样做,就是对部下的不信任,是对部下的疏远。

某记者:于是,你就心安理得地受贿?

某官员:供应商送来的钱,我都收了。要是我不收他们的钱,他们心里就不踏实。而我收了钱,他们就认为能从我这儿得到公平的待遇。同时,我感到人家送钱给我是对我的尊重。

某记者:这是尊重你吗?

某官员:别人送东西有诚意,我又何必这样认真?

某记者:看来,你真的很“认真”!

某官员:一是不熟悉的人送钱基本不收,二是敏感期内基本不收,三是事没办成之前基本不收。

某记者:这受贿还有原则?

某官员:我受贿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某记者:你太无耻了!

某官员:那些不给钱就不办事的人是‘暴力腐败’;像我这样,在为人办好事的情况下收点钱,是温和的,所以我说自己是一个温和腐败的县委书记。

某记者:“温和腐败”?

某官员:他们都是含着眼泪让我把钱收下的,我觉得我不收就对不起他们。

某记者:那你对得起谁呢?

某官员:我犯这事,是因为社会风气不佳。查到我头上,算我运气不好。

某记者:你还有理了?

某官员:为了教育工作,我不得不给自己打高分。

某记者:民众对时下的教育工作很不满意!

某官员:教育担待不起“培养”杰出人才的全部责任。

某记者:那教育的责任在哪里?

某官员:现今不需太多钱学森般人才!

某记者:真的不需要?

某官员:其实工资一直都在涨啊,关键是中国的老百姓喜欢存钱,你发得再多,人家都存起来,不用。

某记者:我会将你的这番话原汁原味地发布到媒体上。

某官员:新华网不就是文化单位么?我是管文化的,你敢在新华网曝光,我就叫它关闭!

某记者:凭什么?

某官员:我是公安局的,我怕谁?

某记者:你是天下第一的老子?

某官员:我要占领天涯,轰动全国。

某记者:你有这么大的能耐吗?

某官员:我是法院的,我代表国家罗汉,花100万弄死你这个农民!

某记者:你一会儿是管文化的,一会儿是公安局的,一会儿又是法院的,你到底是啥人?

某官员:关你屁事!

某记者:这事是屁事吗?

某官员:这事你们也管?

某记者:是的。

某官员:你们中央电视台记者管得也太多了吧,你问的事,我一概不知道。

某记者:那你就说说你知道的。

某官员:这话只有全国人大代表可以说,省人大代表不能说。我们都听不见。

某记者:那你怎么看待这次发生的信访事件?

某官员:政府不应害怕上访而牺牲富人利益。许多地方政府官员为了息事宁人,要求财力较强的一方当事人牺牲自身合法利益,来满足这些上访者的诸多不合理要求。

某记者:不合理要求?

某官员:“钉子户”为了他个人的利益,损害了包括开发商在内的多数人的利益!这也是房价上涨的原因之一。

某记者:谁是“钉子户”?

某官员:对待刁民政府要硬气,不要被刁民挟持。

某记者:你的意思是……

某官员:老上访专业户,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精神有问题。

某记者:那你怎么对待他们?

某官员:公安机关依法打击一批,精神司法鉴定治疗一批,集中办班培训管教一批。

某记者:这样就能弄清事实真相?

某官员:现在不是讨论事情真相的时候,这个事件现在已经很混乱了,而且已经上升到学校声誉,甚至是国家安全的地步了。

某记者:网络民意没有危害国家安全啊!

某官员: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

某记者:很好地运用网络监督,对于构建和谐社会是大有益处的。

某官员:网上发帖过多过滥,缺乏有效监管。建议国家立法规范制止“人肉搜索”。

某记者:你认为这次网络群体性事件,是网上发帖过多过滥引起的?

某官员:对我的抹黑,就是对西丰的抹黑,……请管好你的嘴!不要乱讲。

某记者:你心虚了?

某官员: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公务员!

某记者:你是公务员咋啦?

某官员:最多也就有个处分,不会解除我的公务员身份。

某记者:看来,公务员真的很牛啊。

某官员:他(林嘉祥)就是个倒霉蛋;(林嘉祥)是一个多年的干部、很好的干部,谁不会有喝醉酒的时候呢?网络是可以杀人的;现在的公务员是弱势群体。”

某记者:公务员是弱势群体?那抽“至尊”烟的局长也是弱势群体?

某官员:偶尔抽一包“九五至尊”香烟,尝尝鲜有何不可?

某记者:你怎么看待他的言论?

某官员:逯军此言属于个人言行,只能代表个人,组织部也管不了,国家也是规定言论自由。

某记者:这就是说,他没有责任?

某官员:我们不能认定他们应该负什么责任,因为他们认为照片中的老虎是真,而不是说虎照是真的。

某记者:那什么是真的?

某官员:该事件系在押人员趁民警刚巡视过后,擅自玩起了“瞎子摸鱼游戏”,发生的一起意外事件。

某记者:那就请公开政府有关这方面更进一步的信息。

某官员:球信息公开,这里没有什么信息可公开!

某记者:为什么不可以公开?

某官员:这是国家秘密,不好公开。

某记者:那你怎么看待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某官员:我对这个问题没有研究。

某记者:你会提这样的建议或议案吗?

某官员:不会。如果要公布,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财产?那些企业老板的利润为什么不向工人公布?

某记者:企业老板?你是说国有大企业的高管吗?

某官员:不是,就是那些私营企业的老板。

某记者:这是否意味着你对这次发生的事件听之任之了?

某官员:我们不采取措施,是对全县人民不负责任。

某记者:能告诉我采取了哪些措施吗?

某官员:我拉不拉屎也要告诉你啊?臭不臭也要告诉你?

某记者:太不文明了吧?!

某官员:你放屁!

某记者:你不担心自己的位置?

某官员:我的位置很稳,不用你操心!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